快捷搜索:

没有旗帜,但是隐约能够看到曹军簇拥着一辆马

 李平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道“这也就是为什么,爹爹是主公,而伯父是大将军了!”
 
    赵云一听,不禁笑了出来,点点头,道“好!非常好,分析的很透彻,你学到了真正一个身为少主公学到的东西,要记住,你身为主公,就要把握战场的动向,要把将敌人带到自己的节奏之中,而不是让敌人牵着鼻子走,而身为将军,你就要带给敌人最致命的打击,在整个战场之上,你发挥最大的作用就是杀伤敌人,而取得战役的胜利…………看来这一会带你出来,真是带对了…………”赵云心里还默默的说了一句,元杰,你这个儿子未来定然不可限量啊…………
 
    要说带着一个人上了战场,以最切身的体会来感受一切,是对那人最大的帮助,只要有心,就可以学到很多连参与到战争的人都学不到的东西,毕竟你要从旁观者的态度来看这场战争,而李林就总是换位思考,或是用敌军的思想,来算计自己,而活用盘观者的眼光来寻找自己的问题,就因为这样才能够一步一步到了现在,若是李平跟赵云说的都是自己学习到了打仗,怎样派兵布阵,怎样杀伤敌军,或是跟着徐邈学习了怎样调配粮草物资,怎样激励将士,那么赵云就会认为李平只适合做一个将军,不能身为人主,但是就因为李平所得跟这些一点关系没有,他一直在寻找着,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一条路径,让自己最大限度的释放自己,赵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甚至是李林都没有,可能只有等到李林真正到了那个位置的时候,李平才真的有了机会,一飞九重天…………
 
    休息片刻,赵云也不好当误太久,拍拍李平,李平赶紧站了起来,将赵云的马牵了过来,赵云飞身上马,李平休息一会,面色也好了许多,跟着赵云一同上马…………
 
    不一会,只见一名骑兵飞速的策马过来,李平的手握住了腰间的刀柄,这也是一名亲卫应该做的,无论是是谁接近自己的保护对象,自己都要做好虽是要舍身保护的准备…………
 
    “报…………将军!黎阳西门有动静,敌军打开了城门,貌似是要从西门冲出,南下黄河!”那名骑兵到了赵云面前,拱手道。
 
    “哼!果然是想趁着夜色南下,还好有了准备,你立即回大营汇报主公情况!某去勘察一番!”赵云眼睛一眯,目漏精光,立即吩咐道…………
 
 第一百七十二章
 
    “哦?果然是趁着夜色遁走!哼!”李林接到赵云麾下骑兵的禀告眉头一皱,立即下令道“传令各营,立即前往两西门,定然要吧曹操的精锐给我留在黄河以北!”
 
    “诺!”传令兵拱手道。
 
    李林面色一暗,幽幽说道“河北大战,今夜就是尾声!”说着一提一旁的林刀,立即出了帐外…………
 
    此刻的黎阳西门,城门已经缓缓打开,李典看了看身后的万余名将士,这就是荀攸留下来的诱饵,意在声东击西,而李林不是一般人,若是留下人少了,定然不会上钩,若是人的多了,那么曹军的精锐岂不是要尽丧于此了?
 
    荀攸早就与曹操以及众人说过“李元杰定然会料定我等会从黎阳西门,或是黎阳南门冲出南撤黄河,因为只有从这二门走,便能最快速度的到达黄河北岸,南下官渡渡口,这样一来我军便能顺利南下,而东门方向,那是白马延津一代,在往西变回兖州了,我军若是往东走,道路遥远不说,那一段的黄河几位湍急,根本无法搭建浮桥,我军如实从那边过,也是几位凶险,所以李林便派赵云在黎阳西门不停的搜寻,防止我军冲出南撤黄河,所以某便派疑兵在西门冲出,作势要强渡黄河,声东击西,我等到李林大军已经往西门调动之时,便从东门走!”
 
    荀攸之计,可能也是他跟随曹操一来第一次走的一步险棋吧,荀攸也自嘲,这是跟郭嘉交朋友时间长了,自己也会时不时的兵行险招,大胆,一会,但是这一会赌上的可是曹操的身家性命…………
 
    看着车门外的一片寂静,李典眼睛一瞪,嘀咕着“果然是李元杰早就准备,竟然这么寂静!”
 
    回头对身后的将士们道,“兄弟们,我们要回家了,一定要打起精神,若是碰上敌军,不要纠缠,直接冲向黄河,荀大人已经在那里准备好的渡桥,我们可以南下了!”
 
    一听可以回家了,众将士立即群情激奋,无论是大胜仗,还是打了败仗捡回一条命,任何出征在外的将军,士兵,都是希望早就回归故里,抱抱孩子,亲亲老婆,所以李典一说要回河南了,无论在低迷的军心,一听到家这一个字都会不禁振奋起来,李典当然不会告诉他们真相,这万余大军,要抵抗住李林数万大军的攻击,若不是以死奋战,如何能坚持长久名为主公的从东门杀出争取时间…………
 
    李典只好隐瞒的之情,甚至是也催眠自己,这就是自己的归路,自己马上就要回家了,自己一定要奋力杀敌,打开前路,就能回到家中,“回家!”李典狠狠的念出了这两个字,曹公待麾下这几位将军甚厚,自己早就把曹公当做了自己的归宿,自己一辈子一定就是效忠这一个人了,就算是明知道前面寂静的道路其实是一条死路,但是李典也要奋力冲杀过去,因为自己的主公就在后方,自己倒下就意味着自己的主公多了一份的危险…………
 
    “冲!”李典大吼一声,身后众将士皆是激动的冲了出去,那里像是要撤退会河南的,简直就是像在冲锋,想要杀入敌军兵阵的死士…………
 
    “将军,曹军出城了!”一名士兵跑到赵云面前说道。
 
    “好!”赵云点点头,回头立即道“赶快准备,一定不能让曹军过河!”
 
    “将军!我们早就已经勘察过黄河岸边,根本就没有渡桥啊?莫非这曹军想飞过去不成?”一旁的副将疑惑的问着赵云。
 
    “哼!”赵云冷哼道,“就在前不久,刘和的大军就在这黄河北岸,本来黄河岸边也是没有渡桥,但是一夜之间刘和的大军就过了黄河,若是不是曹军军师郭嘉的鬼谋,想必现在刘和早就打到了许昌了,所以说一切都要谨慎对待,不要被眼前的事物所迷惑!”
 
    “哦!谨遵将军教诲!”副将点点头道。
 
    “将军!曹军正在接近,已经距离此处不到五里,主公大军也已经兵分两路,一路前往黎阳,一路从后路包抄曹军!”有一名传令兵跑到赵云面前禀告。
 
    “好!全军戒备!”赵云喊了一声。
 
    传令兵狂奔许久,有些体力不支,进了林子里面想要休息一会,嘴里还一直的嘀咕着“这曹军也是真有意思,明明是南撤逃跑,怎么跟要冲锋一样,一点也没有他跑的样子,喊着杀声就冲出了城,是不是怕我们不知道他们冲出来啊…………”
 
    “等会!你说什么?”赵云听了传令兵的低估,猛然一惊,立即问道。
 
    “啊?”传令兵惊愕的看着赵云,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你刚刚说的什么,再说一遍?”赵云焦急的问道。
 
    传令兵不知道怎么回事咽了一口吐沫,赵云刚才的一声叫喊,周围所有的将军士兵都看了过来,传令有一丢丢紧张,不过还是缓缓说道“摸刚才在黎阳城外勘察的时候,看见曹军喊着杀字从城里冲了出来,好似就是怕我听不到似的…………”
 
    “可是真的?”赵云闻听,心中就感觉不对,曹军是南撤啊,动静越小越好,我军发现的越晚,对他们越有利啊,怎么会大张旗鼓的就冲了出来呢?要跟我军硬碰硬也不应该是现在啊?
 
    “千真万确,将军面前!小人不敢说谎!”传令兵点点头道。
 
    “好!你立即将此事报与主公!”赵云立即道。
 
    “诺!”传令兵立即上马奔走,不过心里也有一些郁闷,本来还能休息一会,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结果就又要让自己跑一趟,累死啦…………
 
    赵云眉头紧锁,心里嘀咕着,不对,这曹军这般做法,此中定然有诈,若是真心南撤,怎么会如此作为,莫非是…………
 
    赵云立即抬头,道“来人!立即派出探马,去黎阳四周搜寻曹军动向,若是曹局有异动…………”
 
    “将军,曹军近了!”只听有士兵喊了一声。
 
    “!”赵云骂了一声,没有时
    “回家!回家!回家!”身后的士兵都在不停的念叨着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就是动力,就是自己的渴望…………
 
    看着曹军进入了包围圈,没有旗帜,但是隐约能够看到曹军簇拥着一辆马车,赵云认识,按便是曹操的车碾,不管是真是假,已经到了现在了,先把这些人留下吧…………
 
    “将军,有万余人马啊,看来果真是曹军南撤的军队!”一旁的士兵小声嘀咕道。
 
    赵云没有说话,万余人马吗?如实用这万余人马换的其他曹军的安全,也是值得的…………
 
    看着曹军进入了自己的埋伏圈,赵云一咬牙,立即喊道“杀!”
 
    “杀!”赵云一声令下,麾下士兵立即爆喝一声,“弓箭手!放箭!”一旁的偏将指挥着…………
 
    “啊!有敌军!”赵云大军杀出,百余名曹军立即中箭倒地,曹军立即骚乱起来,无数尖叫声响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