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位年纪看起来并不算大的小伙子只是在胸前的

 
    就在前几天,做完了集训项目的前一天,顾峥在队里吃饭的时候,那个天天在训练中被他压着喘不过气来的吴勇,竟是主动的坐到了他的身边,十分乖巧的说了一声:顾哥。
 
    确认了顾峥在他们所有参加首都国际马拉松比赛的运动员中的,领导地位。
 
    而正是吴勇的这一表现,也让国家和市体委的长跑项目的负责人,最终确定了这一次比赛的主体方针。
 
    “让顾峥当此次参赛选手的队长,大家都没有异议吧?”
 
    “没有?那就这么定了吧。”
 
    第一次,铁主任在国家体委的相关人员面前是扬眉吐气,现在的他就等着这一次的大赛,让中国的运动员也取得一次好成绩。
 
    ……
 
    现在是bj时间早上的七点三十分,天安门广场上一清早的升旗仪式,早就结束了多时。
 
    但是今天的早上,却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静谧,硕大广场上,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尽头。
 
    来自两百多个国家,不同肤色的人种,此时齐聚一堂,脸上挂着热情洋溢的微笑,享受着异常喜欢马拉松运动的盛宴。
 
    主办方在起点处派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维持这开赛前的最为混乱的人员聚集的时间。
 
    确保来参加这次比赛的每一位选手的人生安全。
 
    在如此喧闹的环境之下,顾峥这群专业的运动员,反倒是在比赛车内安静的待着,听着铁主任做着最后一次的赛前动员。
 
    “大家听好了啊,这一次的比赛报名结束后,据我所拿到的参赛名单来看。”
 
    “咱们这一次的最大的对手,就是来自于非洲的兄弟们。”
 
    “每一届首都马拉松比赛里,主办方都会邀请的几个出成绩的国家中的选手来参赛。”
 
    “埃塞俄比亚,肯尼亚,都是拿成绩的大户,从2009年起,冠亚季军,就只在这两个国家中产生了。”
 
    “你问一个咱们中国举办的赛事,为什么还要特意的邀请这群人来?”
 
    “没办法啊,咱们这项比赛,要在国际田联上评选达到金牌塞到的级别,就必须满足于最少有20名选手的成绩达到国际田联所标注的2:10:00的成绩。”
 
    “再或者有马拉松比赛世界排名前二十名的选手参加。”
 
    “这两条规定,现在已经变得缺一不可了。”
 
    “而咱们大赛的奖金,也是越来越丰厚,那些以奖金为生的职业选手,自然也愿意来参加咱们这种竞争压力没有伦敦,纽约那么大的比赛的啊。”
 
    “所以,大家记住,这一次我们的目标,是在保证中国籍男子项目的第一名的同时,力争拿到男子组比赛的前五名的成绩。”
 
    “如果还有余力,就努力的争夺一下前三。”
 
    “至于你,吴勇,你今年的年纪只有十七岁,按照规定,全程马拉松比赛的年纪不能低于20岁,所以,在半程马拉松比赛中,就全靠你一个人了。”
 
    “而我们的赛前策略大家都知道了吧?”
 
    “知道!”
 
    “好!那我就不过多的废话了,咱们下车做一下赛前的热身运动,早早的去组委会给我们安排的比较靠前的出发位置那,等着吧。”
 
    “好的主任!”
 
    哗啦啦,一行四个人,就在铁主任的领导下,走下了车。
 
    一边转动着手脚,一边缓缓的朝着专业组方队的方向走了过去。
 
    现在广场上的人,已经到达了整个马拉松比赛的最高峰的时期。
 
    虽然说这项比赛的规定是穿着大赛组委会所统一派发的运动服进行比赛吧。
 
    但是只是把它当成一个乐呵的市民们,是不愿意遵守的,而他们这些专业的运动员们则是嫌弃比赛服的不上档次,而拒绝穿着。
 
    这一下子,比赛的现场就真的变成了奇装异服的海洋。
 
    在这般松散的环境中,更多的人是把这次比赛,给当成了一场盛大的欢乐游行,在比赛的过程中,尽情的与新朋友享受生活与狂欢。
 
    所以,当顾峥人群中走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各种的奇装异服。
 
    什么穿成了火鸡一般浑身羽毛的怪人,什么赤裸着上半身,只把号码牌贴在胸前的自信勇士。
 
    还有几个老外同胞,推着一个双人的婴儿车,两个斗中间坐着的,是他只有周岁的双胞胎的宝宝。
 
    如果这些都是有些个性人的话,那此时在顾峥身边站着的小伙子,则是连见多识广的他,都忍不住侧目了起来。
 
    这位年纪看起来并不算大的小伙子,只是在胸前的两个豆儿上,贴上了一张十分矜持的参赛牌子,但是他在自己身上的其他部位,却是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贴遍了全身。
 
    他那瘦弱的跨部位置,还贴着一个大大的招牌:征婚。
 
    而这般吸引眼球的行为,并没有为他招惹到什么粉红色的桃花,反倒是让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女性参赛选手的真空地带。
 
    被吸引过来的人也不是没有,这不,有两个翘着兰花指,隐隐约约的在球鞋里边还穿着长筒丝袜的腿毛男士,正朝着这个小伙子的方向,蹭了过去。
 
    看到这里,顾峥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和他的队友们,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就在这个人的身后,绕了一个小圈,打死也不打算从他的面前穿过。
 
    待到顾峥几个人突破了层层的封锁线,来到了参赛队伍的最前端的时候,他们身边的人群的压力,瞬间就是一个骤减。
 
    这个区域内,全部都是从各个国家中选派出来的正式的参赛选手。
 
    一部分人是为了参加世界大赛而取得赛事规定的比赛次数的要求而来参赛,而另一部分,则是奔着大赛方所颁发的奖金而来。
 
    所以,这个区域内的氛围,一下子就画风突变了起来。
 
    让后来到这里的顾峥一行人,真正感受到了正规的赛场氛围,是怎么样的。
 
    不过还好,这些先到的选手们,在看到了熟悉的红黄颜色的队服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是举办方所派出来的本土选手。
 
    因为男子中长跑中的人种的差距,也让这些来自于非洲的兄弟国家们,一点也没有把顾峥他们几个给当成了事儿。
 
    他们几个国家内部的竞争就够激烈的了,其他人基本上就属于过来陪跑的。
 
    顾峥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观感,但是吴勇的心中就憋了好大的一肚子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