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徐邈也教诲了李平不少东西但是了就是这么喜欢

身为如同郭嘉这样的军师,当然会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军事,不然怎么会被称为鬼才呢?郭嘉早就算到了在李林大军骑兵奔袭主公撤军之时,会下雨,这便是对自己有利的情况…………
 
    “好!就依主公之计办!”曹操说道…………
 
    “诺!”众人立即安排,曹操病情有所好转,本来已经低迷的要死的军心,也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
 
    “妙才,你护送主公会黎阳,某来断后行主公之计!”李典对夏侯渊说道。
 
    “曼成!留下来几位凶险,某等武艺比你好,还是我留下来!”夏侯渊一听,立即不乐意的说道。
 
    “不成,妙才乃是主公族弟,先进正是主公危机之时,身边必须要有人守护,无论是妙才的身份,还是妙才的一身武艺都适合伴随主公身边,保护主公!再说,现在下雨,道路泥泞,这正是我军步卒显威的时候,所以受某并不是很危险,有军师妙计才,妙才定然放心,还是赶紧带着主公会黎阳,公达先生已经布置多时,定然已经安排得当!”李典坚定的说道。
 
    “这…………好吧!”夏侯渊最后还是跟李典打成了共识,夏侯渊也在自己思考,自己留在孟德身边,确实要得到许多…………
 
    李典点点头,拍了拍夏侯渊的肩膀,道“妙才,一定要保护主公安全,如实有什么差池,我不会放过你不说,你对得起军师的付出吗…………”说着,李典的手微微用力…………
 
    虽然郭嘉已经死于火海的事情现在谁还都不知道,但是当临走之时,郭嘉对几个人一一嘱托的样子,众人就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军师为了大局,牺牲了自己,现在恐怕是凶多吉少,众人也在希望军师无事,一定是有了自己的安排,从李林的手底下顺利逃脱…………
 
    “某自然省的,倒是曼成你,前往别辜负了军师这么好的计策,到时候可别弄砸了…………”夏侯渊勉强的一笑,调节了气氛。
 
    “好!”李典跟夏侯渊一碰拳头,二人便各自分开,去干他们该干的事情…………
 
    赵云本就领军骑着快马,就追赶上了不少,虽然下起了雨,但是凭借赵云以及麾下众人的骑术,也算是勉强维持在一个比较快的速度上,怎么也会比曹军一帮的步兵的速度强吧,所以也拉近了与曹军的距离…………
 
    “报!”随着一声轻喝,赵云派到四周的斥候中有数人策马匆匆而至,其中一人在马上对赵云抱拳说道,“启禀将军,前方有异动!”
 
    “唔?”赵云微微一愣,当即下令全军勒马,随即转头喝问那斥候道,“可是曹操兵马?你快仔细说来!”
 
    “诺!”那斥候抱拳应了一声,指着远方一处说道,“方才我听闻那处传来些响动,是故暗暗过去查探一番,只见那处人影憧动,我怕打草惊蛇,不曾近前,然而却是肯定,那处必有曹操军兵马,数量且不少!”
然冒出了以这么一句。
 
    “唔……”赵云附和得点点头,看了看李平关心道“吃得消吗?”
 
    这一会,李平非要跟着来,只要是赵云在,李平就会跟在赵云身边,徐邈也教诲了李平不少东西,但是了就是这么喜欢粘着赵云,但是一路的策马奔袭,赵云也看得出来李平有些脸色苍白,毕竟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本就是连日的征战,李平一直在一边伺候着赵云,又跟着赵云出战,能够坚持下来,连赵云都有些心生佩服了…………
 
    “伯父放心!我没事,虽然有些疲惫,但是刚才雨水打在了脸上,也振奋了许多…………”仅仅只有十岁的李平,说出的话,显得很是老成…………
 
    赵云点点头,也不再多问,这个小子愿意坚持,也是一样不可或缺的优点,若是现在呵斥他让他回去,反而倒是对他的不尊重,所以赵云虽然有些心疼,毕竟也接触了这么久了,李平非常喜欢学习,总有很多问题,赵云与他的感情极深,这么多日来的征战,李平在身边,虽然年岁不大,但是也能干很多力所能及,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赵云对他就更加的喜爱了,看到李平这个样子,也有些心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